<sup id="zyiom"></sup>
  • <li id="zyiom"><s id="zyiom"></s></li>
  • <dl id="zyiom"><s id="zyiom"></s></dl><li id="zyiom"><s id="zyiom"><thead id="zyiom"></thead></s></li>
    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此生若离

    第二十一章 金海寺中见德妃(上)

    此生若离 许E人 2029 2019-02-27 15:59:15

      昭懿殿中杜若躺在院内的藤椅上,手里抚着前几日宣帝送来的白玉如意把玩着,边把玩边说道:

      “这玉石一物确实是好东西,触手生凉,夏天把玩最好不过了。”

      静儿边转着冰摇风边说道:

      “再配上这摇风,吸收夏日暑气最好了呢。”

      “静儿,若是摇累了,便回屋歇歇吧。”

      杜若对静儿说道。

      静儿依言退下后,秀珠便对着杜若说道:

      “公主可是有事吩咐奴婢?”

      杜若坐起身来看?#21028;?#29664;说道:

      “秀珠,你去备上车驾,咱们去太子府邸一趟。”

      太子府邸

      杜策与杜若相对而坐,手边放着凉茶,面前摆放着棋盘,棋局内黑白棋子相互博弈,厮杀。

      “若若棋艺精进了不少,看来陆大人教的不错。”

      杜策颇为欣慰地说道。

      啪嗒!杜若落子后慢悠悠地说道:

      “二哥过奖了,若若忘与二哥提了,前几日若若去见了冯欢小姐。”

      杜策听到这话拿着棋子的手不受控制地顿了顿,抬起头看了杜若一眼说道:

      “是吗?可有说了什么?”

      杜若叹了口气,疲惫地说道:

      “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,冯欢是个好姑娘,再者太子之位来之不易,二哥莫要犯了糊涂。”

      杜策捏了捏眉心,向后靠去说道:

      “你瞧这棋局,你落了子,可愿意轻易悔棋?”

      杜若将棋子一把扔进白玉碗里面说道:

      “二哥,这两者怎可同日而语。”

      “那不说棋子,说说别的,若是我此时让陆大人与你分开你可愿意?”

      杜策看着杜若一字一句说道。

      杜若被杜策问的一愣,笑着说道:

      “二哥消息当真灵通啊,只是二哥忘了一件事,若若无婚?#20960;可恚?#21448;怎会有如此烦恼呢。”

      “呵,婚约,婚约!便是这婚约束着我,我若是生在寻常百姓家,又怎会有此烦恼呢。”

      杜策说话间便将身侧装着棋子的白玉碗一把摔在地上,白玉碗应声碎裂,棋?#30001;?#33853;一地。

      杜若被杜策忽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,忙蹲下身子去捡掉落的棋子,边捡边说道:

      “二哥,好好的白玉碗摔了可惜,?#24944;?#21602;。”

      捡起棋子站了起来接着说道:

      “既然享受无上尊荣就该为此付出代价,二哥,合该取舍。”

      杜策看着杜若满是歉意地说道:

      “抱歉,吓到你了,你若是再劝,我还是那句话,本王,落子无悔。”

      杜若颇为失望地看着杜策说道:

      “二哥,你如今便是蒙了心,话不投机半句多,罢了,下了这会子棋,想来二哥?#24425;?#32047;了,若若便不多做?#24230;?#20102;。”说着便朝外走去。

      杜策没说话也没着人去送杜若,只是用手捂住脸竟是慢慢抽泣了起来,好一会儿,?#30424;?#36215;头来,瞧着未下完的棋局喃喃道:

      “我,落子无悔。”

      微风吹过,杜若自太子府邸出来,看着热闹的街市,又想起出来时回头瞥了一眼,杜策坐在那抽泣的身影,不由得觉得凄凉。

      她这二哥虽说是母妃尚在人世,却与没?#24515;?#22915;是一样的,自小养在?#39318;?#38498;内,杜辰有温恭?#30629;?#29233;着,杜若与杜衡得父皇宠爱着,可是这杜策却是像个爹不疼娘不爱的,跟着乳母长大的,就连学业上教导的师傅也不是大宣朝数一数二的,可是,谁都没想到这位自小不得宠的?#39318;?#22914;今能当上大宣朝的太子爷,如今人人都传陛下多年来冷落二殿下,就是为了护着二殿下,可是其中原因谁又清楚呢。

      “公主,想什么呢?”秀珠疑惑地说道。

      杜若回过神来,缓缓地说道:

      “嗯?只是想起许久没去金海寺上香了,去那看?#31383;傘!?p>  秀珠笑了笑没说话,只是依言扶着杜若上暖轿。

      “你倒是能稳住不问。”

      暖轿内杜若抚着额头说道。

      秀珠给杜若倒了杯茶说道:

      “奴婢别的不知道,只知道不该听的不听,不该问的不问。”

      杜若喝了口茶说道:

      “这?#23456;?#30340;身子好了以后,便被桃红带去暗室训练了,如今这昭懿殿内外全是你一人管事了,辛苦你了。”

      秀珠笑了笑,柔柔地说道:

      “这都是奴婢应该做的,这么多年,您带着我和桃红在宫里,咱们什么风雨没经历过,这点辛苦还不算什么,公主不必?#19968;場!?p>  半个时辰后,杜若的暖轿停在金海寺门外,杜若由秀珠搀扶着下轿,走进寺庙内,上香参拜后,杜若起身询问身后跟着的惠?#24425;?#22826;问道:

      “师太,我想请问一下,惠?#24425;?#22826;现在何处?能否烦请您引见一二?”

      惠?#24425;?#22826;手握佛珠,点?#35828;?#22836;道:

      “施主,慧?#24425;?#22826;喜静所以居于左院的缥缈台,平日里也有侍女随侍左右,我只把您送到门口即可。”

      转眼间便到了惠?#24425;?#22826;所居住的飘渺台,杜若亲自叩了叩院门,出来的是照顾惠?#24425;?#22826;起居的侍女安闲,杜若自报家门说道:

      “我是宫中的杜若公主,烦请安闲师太帮我通报一声。”

      “施主稍等,我这就去通报。”

      安闲点?#35828;?#22836;温和地说道。

      不一会儿,安闲出?#27492;?#36947;:

      “施主,我们惠?#24425;?#22826;刚午睡起,烦请您到院中稍坐片刻?#21364;!?p>  说着便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示意杜若进去。

      “这绿茶,施主先喝着,我先去侍候我们师太,多有怠慢,还请见谅。”

      安闲手握佛珠躬身说道。

      杜若坐在石凳上看着德妃所居院落,只见院中种了几?#30473;?#31481;桃树,夹竹?#19968;?#24320;的正盛,池塘中种了几株荷花,空气中飘散着淡淡的佛香,会让人无故心情平和。

      “不想是宫中贵客前来,未曾准备,还望见谅。”

      德妃开门走了出来。

      杜若站起身里,看着穿着一身素衣出来的德妃,虽是多年寺中生活却是依稀能看出当年的冠绝后宫的美丽模样,许是多年清修的原因,看着慈眉?#39047;?#24635;叫人想要亲近。

      “若若见过惠?#24425;?#22826;。”杜若朝着惠静行了一个晚辈礼。

      德妃走到杜若身前,虚扶杜若起来,说道:

      “老身早已是红?#23601;?#30340;人,这礼啊,便不必拘着了。”

    目录
    目录
    设置
    设置
    书架
    加入书架
    书页
    返回书页
    评论
    评论
    指南
    <sup id="zyiom"></sup>
  • <li id="zyiom"><s id="zyiom"></s></li>
  • <dl id="zyiom"><s id="zyiom"></s></dl><li id="zyiom"><s id="zyiom"><thead id="zyiom"></thead></s></li>
    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