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up id="zyiom"></sup>
  • <li id="zyiom"><s id="zyiom"></s></li>
  • <dl id="zyiom"><s id="zyiom"></s></dl><li id="zyiom"><s id="zyiom"><thead id="zyiom"></thead></s></li>
    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你是我命里的妖

    第六十八章 相依(9)

    你是我命里的妖 席怀堇 2113 2019-02-27 15:31:36

      陈姨拉着陈默的手?#19979;ィ?#22905;回头看了眼坐在客厅喝茶的司命,发现他正抬头看着她。

      陈默心底里突然涌出喜悦,像是大海被风吹起阵阵的浪潮,一波又一波的涌来,覆盖了整张脸。

      她眼眸闪着光,冲着司命眨眼睛。

      司命?#35835;?#19968;下,像是呆滞,像是失神,陈默轻轻笑着。

      “陈姨,您年轻的时候可真漂亮。”陈默跟着陈姨上了二楼,在楼梯口看见墙壁上挂着的照片。

      是个年轻貌美的姑娘,扎着双尾辫,迎着光,仰着头,笑的跟阳光一样灿烂。

      “?#36864;?#26159;那时候,也没有你?#27599;礎!?#38472;姨回头看着她。

      “陈姨,您这是哪里的话……”陈默被说的,被看的不好意思,差点红脸。

      她别过头去,错开陈姨眼神,看向四周。二楼的这个房间不是很大,前前后后放着四个木柜。陈默?#30001;?#24448;下数,每个木柜都是六层,上面放着各式各样的钱包。

      正前方,是个工作台,朝着阳台,现在开着窗,有清凉的风?#21040;?#26469;,能看见木桥,溪流,?#35828;?#21644;青山。

      “这是我的工作台。”陈姨看见陈默的视线落在工作台,向她解释着。

      工作台摆满了工具,裁皮刀,雕刻刀,剪刀,挖槽器,削皮刀………

      陈默读研期间有个室友摆弄过这些东西,所以她认识这些工具。

      然后,她转向身旁的木柜,拿起其中一个钱包端详。

      “我和郑南,平?#26412;?#26159;做些手工钱包,承蒙主顾的喜欢,做的都能卖出去。”

      “那也是陈姨做的精致?#27599;礎!?#38472;默抚摸着钱包的革皮,感受着表面的触感还有花纹纹理。

      “我有个研究生的室友,做过类似的手工钱包送男友,她做的远没?#24515;?#30340;?#27599;礎!?#22905;继续说道。

      “说起来,我做的第一个手工钱包,就是给我丈夫做的。”陈姨回忆起那时候的事,眉眼都是笑,“你看看有没有喜欢的,陈姨送你个。”

      “真的?”

      “那还有假!”

      陈默也没有矫情造作,她在几个木柜旁来回的走动,挑选着上面各式各样的手工钱包。

      几分钟后,她选中一款。

      是一款红色的直式钱包,上面有着金色的莲花印记,钱包的边缘是用金色的丝线缝的。

      陈默一直很喜欢红金色的搭配。

      “陈小姐是选中了这一款吗?”陈姨在一旁问,眼神里总觉得藏着别样的心思。

      “这款,可以吗?”

      “当然可以,何况还是缘分的事情。”

      “缘?#37073;俊?#38472;默一头雾水。

      “钱包上面的?#21450;?#26159;并蒂莲,只有一半,还有一半在另外一个钱包上。”陈姨告诉陈默,然后走向靠右最里面的木柜,从第五层拿下一个黑色的折叠式钱包,“?#36864;?#21305;配的,就是这款钱包。”

      “做这两款钱包,是准备送给司命?#36864;?#26410;来妻子的。你看,两个钱包的边角,都压了一个司字的水印。”

      陈默拿起两个钱包的边角,果然看见了陈姨说的水印。

      “你?#36864;?#21629;,还真是缘分注定。”陈姨眯着双眼笑。

      “我?#36864;?.......”陈默现在明白了,陈姨眼神里莫名的心思是?#35009;矗?#20174;一进门开始,陈姨就把自己当做成司命的女朋友了。

      她正准备解释,楼下传来司命?#20843;?#30340;声音,“陈默。”

      陈默第一时间没有回应,司命又?#20658;?#19968;声,“陈默,我们该走了。”

      陈默这才回?#21561;潰骸?#25105;马上下来。”

      “这款钱包,你就替我给司命吧。”陈姨拉着陈默的手拜托,一时间,她忘了解释,也忘了拒绝。

      很快,陈默下了楼,看见客厅坐着另外一个人,年纪看上去三十来岁。

      “那我们走了。”陈默听到司命跟他说话。

      说完起身,走出门,陈默也跟着出去。

      两人上了车,陈默摇下玻璃,朝着门口站着的陈姨挥手道别,偷偷扬着手里的钱包,“陈姨,谢谢!”

      木桥过不了车,车得朝前开到最里面然后掉头。山?#22827;?#34578;崎岖,车身颠簸的厉害,陈默没关窗户,吹着风,头发飘向两边。

      “我们不是要等陈姨丈夫的车吗?这个人也是你朋友?”陈默开口说话,但没偏头。

      ?#20843;?#23601;是郑南,陈姨的丈夫。”

      “哈!?”陈默惊讶的喊出声,偏头睁大了眼看着司命,难以?#30511;擰?p>  “那男的看着也就三十来岁,可陈姨已经五十多了吧。”

      ?#20843;?#20204;不在意年龄。”司命说道。

      他们不在意,可总会有很多人在意;打着为你好的旗号说着提醒的话。

      陈默想到了?#35009;矗八?#20197;,他们才会远离城市,住到深山里?”

      ?#20843;?#26159;吧。”司命打着方向盘,车往右手边拐了一个大弯,拐出大山,进入一条水泥道路。

      “又算是……”陈默对司命的这个回答很不满意。

      司命没再说话,车里的气氛沉默下来。

      陈默脑海浮现刚刚匆匆一瞥的郑南,他看上去三十岁左右,和陈姨差了像是整整两轮的年岁,怎么看都觉得别扭。

      ?#20843;?#20204;自己不会变扭吗?”陈默真的很好奇。

      “郑南说过,是自己选定的,喜欢的人,怎么会变扭。”司命看了眼陈默,重复着当初郑南说过的话。

      “喜欢的人,怎么会变扭………道理是这个道理。”

      陈默想了想,心里还是有着自己的忧虑,“郑南会一直陪着陈姨,是这样吧?”

      “会。”司命淡淡地说道,然后表情渐渐严肃,“郑南提过,要陪在一起,要死在一起,要埋在一起。”

      陈默闻言,一时间说?#24576;?#26469;话,她被郑南震撼到了。

      许久,情绪才平静下来,“陈姨也是个很幸福的人,遇见郑南。”

      司命没有接话,陈默继续开口。

      “厮守,应该很难坚持吧,一个正?#24213;?#24180;,一个垂垂老去。不过,但凡真的能厮守到老的,都会是幸福美满。”

      “郑南也很幸福。”司命突然开口说了一句。

      陈姨为郑南做的那些事情,陈默不知道,但司命知道。所以,他才会说,郑南也很幸福。

      夕阳快要落山,天空云霞漫天,像是一簇簇紧挨着的花团。群山间的水泥?#22827;?#34578;,?#24213;?#29369;如黑点一般移动着。

      夕阳落下,将会是夜幕。

      到时候,?#24213;?#20250;开进黑色的夜里?#24576;?#40664;凝视着司命的侧脸,她想着,他会不会陪着自己走进漫长的夜里。

      哪怕跌跌撞撞。

    目录
    目录
    设置
    设置
    书架
    加入书架
    书页
    返回书页
    评论
    评论
    指南
    <sup id="zyiom"></sup>
  • <li id="zyiom"><s id="zyiom"></s></li>
  • <dl id="zyiom"><s id="zyiom"></s></dl><li id="zyiom"><s id="zyiom"><thead id="zyiom"></thead></s></li>
    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